觅衾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写

看图写文(三)

自己的一点理解加想象,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理解啦,胖胖凑活看吧。。。@麒麟座玫瑰 

已经是九月的中旬,天气也渐凉了,说不上刺骨却也有着些许的寒气,人们裹着长袖羊毛衫奔走在大街小巷中,秋,实在是忙碌的季节,然而对于街角的那家店来说却是不同的。

铁质的门牌,优雅的店名,木制精巧的店内装潢,欧式风格的桌椅,俨然是一家咖啡厅的样子,却被店主告知是一家花店。

女人一向是喜欢时髦事物的,穿着打扮无一不是最流行的款式,更衬的她明艳动人,就如同她店里的那些花一样,璀璨夺目。

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而松本乱菊,这是她的名字。人如其名,店亦如其名,美的不可方物。

入秋时节,却穿着不合时宜的夏装,而她的店里也同样开满了不合时宜的花朵,从春季到冬季,无一例外。就好像是魔法一般神奇而欲探无果。

在店的一角生长着一丛金盏花,花叶交错盘旋,细嫩的枝茎伸展着,纤弱的花蕊摇曳,泛着银色的光。

这是一丛银色的金盏花,从枝叶到花蕊,全身都包裹在银色的色泽下,而这也是店内唯一的从不售出的花。

她在镇上住了很久,多久呢?他离开了她多久,那就有多久。她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潇洒,她豪迈,她灿烂如朝霞,但再坚强再豁达也不能否认,她终究是个女人。

有些东西在心底生了根了,就再也拔不掉,抚不平,那是一块裂痕,是抹不去的存在。

也许,她已经忘记了过去,忘记了那些曾经,但九月二十九日,那个特别的日子,她怎么会忘记,又怎么能忘记,那是他为她定下的生日,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也是他们错综盘结的命运的起点,那要如何拔起,如何遗忘!这世上哪里存在能遗忘自己的人啊!

但是,很不幸,今天便是九月二十九日,她的生日。

“小姐,请问您吃柿饼吗?很好吃的。”思绪被一个声音打断,那一个身着破旧布料的银发男孩,正仰头看着她,她不经开始手足无措起来,似乎想要掩饰她发呆的事实。

“那是和他一样的银发碧眼。”女人暗自神伤起来,“可惜那不是他。”许是那残存的一丝希望,让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你,叫什么名字?”

“银,市丸银。”那个期待已久的熟悉的名字就这样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银,吗?真是很特别的名字呢,你,愿意跟我一起生活吗?”女人有些期许。

“荣幸之至。”嘴角的狡黠一如从前。

女人紧拥住他,“终于,抓住你了呢,银。所以,不会再让你离开了。”这次换我来,让银不再孤独。

“啊,乱菊,不会再离开了。”

女人感觉好像又跌进一个梦里,那梦里,繁花似锦,佳人相伴,墙角的金盏花也逐渐开出金色的花朵。

金盏意味着离别,悲伤,迷恋,救济,而他们用一生诠释了这一切。

生而知之,并蒂双生,注定是斩不断根源的一场纠葛,融入太多,牺牲太多,谁忍分别,难奈分别。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