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衾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写

看图写文(一)

开车啦,上车请刷卡!文笔渣,人物崩坏表见意。。。

“mo,不行了,已经喝不下了~”

“”这点酒怎么够呢,来来来,再来几壶,老板娘!‘’

“是,客人有什么吩咐?”

“再来两壶酒。”

“是,请稍候。”

“真是的,乱菊姐,不要再喝了。”

“啊?七绪酱,要不要来点呀,很好喝哦,哈哈哈~”

“乱菊姐!!!”

“呵恩~呵恩~”

“咦?谁发出的声音?”乱菊醉眼朦胧的望了望四周,才发现那个醉倒在桌上的人,“这不是浦原队长吗?哈哈哈,竟然这么快就醉了,这酒量不行啊!哈哈哈,呵恩~竟然被传染了,什么情况嘛!”说着也瘫软在桌上。

“乱菊姐,真是的。”

“天色不早了,也差不多了。”平子擦了擦手,“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扶起倒在桌上直打酒嗝的浦原。

“平子队长一个人没关系吗?”

“恩,我就先带喜助走了,松本和吉良就拜托伊势你们了。”

“是,我知道了。”

平子扶着浦原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月光洒在他的脸上,迎合着醉酒的红晕分外撩人,倒是有着别样的风味,让人忍不住的想咬上一口。

小步的走着,时不时传来的酒嗝声却是让平子无奈,“难得的好景致就被你的酒嗝声给扰乱了呢,喜助。”平子的嘴角扬起笑,“嘛,有什么办法呢,这样的喜助怎么拒绝的了呢?嘻~”

一路走着,就到了瀞灵庭的夜市,小吃众多,飘溢的香气诱得浦原睁开了迷糊的眼,“好饿~”

“恩?喜助没吃饱吗?”

浦原乖巧的点头“恩。”

“恩,我去买几个丸子。你坐在这里。”说着让浦原坐在附近的凳子上,径自走去买了几串丸子便又走回来,却发现本该坐在凳子上的浦原一直蹲在卖棒棒糖的店铺旁,仰头看着。

“喜欢这个?”平子笑笑,扶起他。浦原望向他,点点头。“没想到呢,喜助这么小孩子气。”不过,好可爱!这句话,平子没有说出来只暗自想了想,旋即勾起了嘴角。
买下棒棒糖,一路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平子的队舍,却不曾注意到糖果的木棒尾端刻着的十二番队的标志。

拆开包裹的塑料袋便露出粉色的甜甜糖果,浦原乖巧的坐在平子的两腿间,双手握住木棒乖巧的舔着,小舌头一下一下的在糖果上划过,看的平子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好好吃,平酱,阿里嘎多!”说着扬起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瞬间撩的平子浑身一个哆嗦,望着浦原那琥珀色的渐渐有些迷离的眼神,眼眸深沉。

“但是,好奇怪哦,为什么身上。。。恩~好热。。。好难受。。。
平酱~”

平子的呼吸愈渐深沉,脸颊也忍不住升起酡红,他抱起浦原,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不经意间瞥过的一眼瞬间了然,“原来如此,这可算是成人之美呀!”

浦原不解的歪着头看着平子,平子轻笑,搂过他,吻上他的唇,轻舔他唇上留下的甜蜜味道,然后逐渐深入,去勾勒一个甜美而长久的吻,直到浦原把他推开。

“哈啊~哈啊~干什么。。突。。突然就。。”

“干什么?难道不是你先撩拨的,恩~”拂过耳,平子轻吹了两口气。

“恩~别这样,平子”

“乖,叫平酱。”舌尖抚上耳垂,轻舔,玩弄,惹得浦原喘息连连,“乖,喜助听话。”

“恩。。恩。。恩~平。。恩。。平酱~哈啊~啊,别这样~”

平子松开已经红红的耳垂,一把抱起浦原往内室走去。。。

“夜还长呢,一切还都才刚开始,喜助~”
Fin.

。。。。当当当,小映有话说!!

车就开到这里了,剩下的诸位就自行脑补好了!遁地逃。。。

涅茧利小剧场:

“怎么样这药不错吧,五番队队长!”

“确实,挺有意思的。”

“要不要做个长期交易?”

“好啊!嘻!”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