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衾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写

经年

转移阵地,搬来以前的文。

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或许这一切都会改变。

莫名的,他想起了那天夹在书中的纸条,或许是冥冥中的一点暗示,亦或是什么,竟让他起了时光倒流的念头,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或许又是不同的结果了,他们的境遇也许会好,至少比现在好。

抽回思绪,他理了理白色的西装,带上定制的捧花。打开后院的门,赫然是一座新立不久的墓碑,他将捧花放于墓前,轻声道出,“乱菊,生日快乐。”

他描摹着粗糙的碑面,就好像是她的脸,一遍遍,不愿停下,她已经离开他三年了,三年里他似乎没变,而她却从当年二十出头的少女一点一点变成破碎的骨灰再一点点浸润在土壤里,一点点的流失,一点点的抹去她在这世上的印记。

看着碑上那依旧年轻的照片,他再次彷徨了,那样美好的过去,那样熟悉的日子,似乎又重新回到了眼前,她那灿若朝阳的笑脸晃了他的眼。

“真的很漂亮呢!银。”少女微笑着望向他,他怔了神,那是小时候的他们,初识的他们,他送给她的第一份生日礼物,那年,他们十四岁。

似乎是时光倒流一般,他又看到了熟悉的场景,“银,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少女有些困惑,他握紧她的手,不管是因为什么能再见就好,“不,没什么,乱菊。我们也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他扶着她的手,“但是这么棒的礼物,我还想再呆会儿。”女孩嘟起了嘴,“差不多可以休息一下了,东西又不会飞走。”他拍了拍她的头。“嘛,银总是这样,好吧。”女孩只得妥协,在他的搀扶下回到了客厅。

松本乱菊,从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扬着这样灿烂微笑的,橘色的短发垂至耳尖,穿着浅绿色的连衣裙,胸前别着可爱的猫咪胸针,双目轻合,向他伸出手,“你没关系吧!”她把手伸向跌倒在地的他,那样的笑容,那样的善意,是他这么多天感受到的唯一温暖。

他似乎开始有些害怕,像躲在黑暗中的老鼠见到光的刹时惊恐,他有些不知所措,正欲搭上的手又缩了回来。

女孩有些慌张,“为什么,你,没事吧。。”

“恩,没事,谢谢。”不知是因为什么,鬼使神差的,他回应了她的话,跟她回了她的家。

那年,是她失明的第三年。

那年,是他第一次当杀手。

那年,他们十二岁。

他是杀手,是以夺取他人性命为生的人,他孤苦的出生便注定了为别人卖命的命运,以刀子的准度为生存的基础,在刀光剑影中过日子。

她是盲人,曾经的车祸,毁了她的一切,父母,姐姐,还有她的眼睛,只留下一栋空别墅和小小的孱弱的自己。失去一切的她却还是微笑着,仿佛这个世界依旧是美好而无缺的。

“花是美丽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乱菊再次见到这个世界的”他的许诺,他镇重,他坚定。

“其实并不重要呢,银。无论看见与否我都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感受到你的存在,这样我就是最开心的。不要把太多责任担在自己身上,简单点开心就好。现在,我只想再看看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女孩笑着拉了他的手,示意他陪着她。午后阳光灿烂,花香四溢。他的心却依旧无法平静。

挥刀,斩落,他早已不是那个十二岁的青涩少年了,二十八岁的他已是对刀法驾轻就熟了,虽然如今是十四岁的身体,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刀刀致命,他要更快,比上次更快,这样才能在更短的时间里得到更多的钱,这样才能有钱来为乱菊治疗。

他似乎忘记了什么。

不论时光如何变迁,市丸银终究还是市丸银,他固执的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去想挽回什么。

他是蛇,肤凉情薄,却从不曾无情。

当他用自己的能力击败了越来越多的敌人时,相应的他的财富越来越多,他的仇敌也越来越多,而他留在她身边的日子却越来越少。

乱菊总是等着,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去迎接着不知何时回家的银。

乱菊在一天天长大,长成漂亮的大姑娘,橘色的长发已经及腰,唇下的痣也愈发的娇艳,一颦一笑也愈显得动人,可惜了那一双眼睛终是见不到光的。 她不沮丧,反而笑的更自在,上天抹去了她的光明,却赋予了她更加动听的世界和她的银。而他就是她的光明,那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她早已拥有了最美的全世界。

而他不知,而他不甘,他想让她重获光明,他想看到她最健全的模样,他想找回她丢失的东西,他想她更好的生活下去。

不知从何开始,他回家的次数已经屈指可数,杀人,杀人,杀人,他已经像一头野兽一般碾压着别人的生命,没有止息,只剩下残暴与血腥,白色的西装已被染尽了血,风吹干后,俨然变成了黑色。他勾起嘴角,笑了。如黑夜里的罗刹,如浸染血色的死神。

终于,她的手术有了足够的钱,当她被推进手术房时,他对她说,一切都会好的,会没事的。她报以微笑。
手术结束,一切顺利,医生说修养一个月就可以恢复视觉了。他欣喜,抛下所有的工作来陪她,陪她听风声,听她讲她所感受到的一切,她的世界。

一切都恢复平静,恢复了从前的模样,也好似将来的模样。好像一切都没变,她还是当年的她,他也还是当年的他。

但时光荏苒,岁月无痕,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将来的一切还都未知。

解开纱布,市丸银的心跳逐渐加速,怀着满心的期待,乱菊慢慢的适应光线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灰蓝色的眸子,映照着眼前的一切,树木,鲜花,还有他。那样清晰的站在她的面前,就如她幻想的一样,那么温柔的琥珀色眸子,那么切实存在的他。

一切都在改变,真的。如果时间倒流的话,一切都会改变。他有些暗喜,然而,一切的发生又是这么的突然,正如幸福的到来,正如死亡的到来。

他的仇敌,为她结下的仇敌,呵,又到底是谁要求他这样做的呢,或许他不那么自以为是的想治好她的眼睛,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到底是他做的不够好,还是什么,他有些迷茫,呵,果真是不会变的,那所谓的过去,与其让他再经历一次她的死亡,又何必让他再次站到这个时空中呢?

“银,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从我们相识,到后来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的心愿一直是和银一起,不为别的,也不需要别的,我可以感受到这里的一切,感受到你,银的声音,温度,虽然我看不到,但你可以帮我照亮我前方的路。为什么每次都执着的去夺那所谓的失去的东西呢,银,只要你在就行了,所以别再做危险的事了,银。”

这是她留给他的信,她又一次的离去,曾经的画面历历在目,她那漂亮的橘发,灰蓝色如星沙般闪耀细腻的眸子,精致的五官,潇洒温柔的笑,她无奈的表情,耍赖的表情,伤心的表情,开心的表情,不舍的表情,现在的她又该是怎样的表情呢?

明明拥有这么多却还是叫嚷着不满,叫嚷着缺失,他的贪心便是他所认为的缺失。而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彼此的关怀,彼此的爱呢?这样的疯狂,这样的不顾一切,又让人如何去诠释这其中的纠结与无奈呢!

一个错误的开始就预示着它的恒定,无论循环往复,结局已定,过程的千变万化也仅仅只能是过程。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不应该再次涉足这个已经过去的世界。

辗转多次,他似乎又回到了开始,他面前照片中的少女,笑容依旧如初。纵是时光流逝,有些情感是忘却不了的,纵使过去已经过去,但将来还未曾到来。

他理了理有些许凌乱的捧花,小心的靠在碑旁,然后起身,大步迈出庭院。

“呀!”伴着一声尖叫还有花瓶落地的声音。

老管家连忙前去查看,原本做工精细的花瓶早已成了一地碎片,女仆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他抬头望向响声处,一抹艳丽的橘色划进脑海,是她!他有些激动,走向她,“你,是叫什么名字?”

“松本乱菊,请多指教。”她扬起嘴角,笑得灿烂。

“我,市丸银,请多指教。”

Fin.

无节操的小剧场:
“乱菊,你是怎么复活的呀!”

“我可是会魔法的,当然想复活就复活咯!”

“嘿?真的么?”

“那当然,魔法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我就是魔法少女乱菊!”

“-_-||,好吧!那我可要试试你的治愈能力如何了!”说完抱起乱菊就往卧室走。

“果然是狐狸变的,你放开我市丸银!!!”

“我不要!”

【原谅这只是作者一个无聊的脑洞╮(╯▽╰)╭】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