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衾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写

只有陌生

架空,单视角

第一次和汐酱一起挑战合文

暮色下沉,喧嚣声愈浓,华灯初上,暖人的快意弥漫在整个街头。晕着微光,酒杯也似沾染了夕阳的暖意,着一丝丝红泽衬在杯底,轻摇杯身,看酒液掀起纹痕,溢出点点星辰。

木质的招牌,略显古旧的装饰,慵懒惬意的氛围里藏着肆意喝酒的年轻女人,如你所见,这是一间的居酒屋。

摇晃酒液,沉浮曳动,女人望着杯底,浅笑,勾唇,抿一口酒,任暗红色的液体在唇齿间碰撞,绽出它独特的香气。似是有些习惯性的,她眯眼,望向那暖帘,风吹起,卷入一丝热意,屋外络绎不绝的,是人们走过的脚步。

女人趴伏在吧台上,任温暖的灯光打在脸上,慵懒的猫儿似的,一如她的店名,她的人。

嗯,有点凉。她拢了拢外套,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风铃轻响,掀开暖帘,入眼是顶着一头银发的男人,她撇撇嘴,放下刚刚拿起的酒杯。

“想喝点什么?”

“和你一样。”男人瞥了眼放置在一旁的酒杯,勾起狐狸般的笑。

“白兰地。”递过倒好的酒杯,她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重又坐下,品起那临时拿来驱寒的酒。

“空调开的有些过足了,老板娘。”

“嗯,有点。第一次来?”

“算是吧。”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衬着光点被勾勒的有些许刺眼,酒已见底,白兰地的浓烈甘甜仍叫嚣霸占着整个胃。

“不再来一杯?”

“我可以理解为让我再多留一会?”

简单直白的调笑,似乎有些期待,“算是吧,缺个聊天的人。”对着这个刚混了个脸熟的男人,她说出了相同的话。或许,今天的空调开得太足。

抽了个空档,女人支起下巴打量起斜坐着的男人,细的几近看不见的眼睛里漾着淡淡的蓝光,白皙修长的两指中间透着淡淡的黄,那是吸食烟草后留下的痕迹,虎口处纹着的奇异小花更让人有了猜测的心思,也不知是从哪里透出的冷冽气质。

男人眯了眼。

许是被发现了,女人重又提起话题,“还喝吗?”

“你打折?”

“兴许呢?”女人笑,添上一杯新的白兰地。

夜还未到,时间还很长。。。

“一杯白兰地。”一句话打破了她的回忆。

“怎么,什么时候。。。”把偶尔变成寻常的?话还没说完便立即收了回来,她好像还没回过神来,有些失礼了,望着一脸诧异的客人,她抱歉的笑笑,低头去摆弄那些瓶瓶罐罐。

时钟已经敲过了十二下,除了几个午夜的常客,店里也几乎没什么人了,有些疲倦,她倚着胳膊,跟着舒缓的乐声自顾自的打起节奏来,不如再等等?兴许就来了呢!

真是,疯了呢,也不知是在期盼什么呢,这么想着,却还是毫不含糊的等了下去,也许真能多一个聊天的人呢,真是。。。也许,不算太差。

天色早就已经全黑,甚至有些许的微亮的预兆,快日出了吧,还早,但也不算早。街道上的人群早已四散,只留下街边的路灯孤独的闪着光。刚刚入了秋的夜却带着意想不到的凉,比起白日里有些闷人的暖和车笛喧嚣,她倒情愿是这有些凉的夜和静谧的吓人的街道。

午夜最是能听到一切声响的了,当然包括拨开暖帘碰撞风铃时发出的清响,“还招待客人吗?”入眼是许久未见的银白色头发。

“当然。”

“那,一杯白兰地。这夜有点凉。”

“的确。”那或许不是偶尔,而是习惯,一个特别的习惯。或许,我们也算朋友。她抿唇,动作利索的倒上酒,放置到他面前。

“葡萄白兰地,请慢用。”

他小嘬一口酒,神情似乎有些许的安然。

“市丸先生,生日快乐!”

她的突然开口,最简洁不过的四个字,他听的却有些莫名的感动。

女人有些俏皮的扬了扬眉,他笑,嘴角溢出狐狸般的狡黠来,“那么,不打个折吗?”

“这一单我请客。”

Fin.

评论(2)

热度(3)